勵友點滴

現在位置:

助受創兒少,重拾希望的亮光!

身上的傷、心上的傷 昨晚,阿公又打阿嬤了,阿嬤難過的在他面前割腕,小華衝過去緊緊地護著阿嬤,哭喊著「不要再打了、不要再打了…。」總算,那拳頭不再落下,風波平息了…而他的臉也傷了。 從小被迫懂事的小華,會照顧酒醉的阿公、自殘的阿嬤;他親眼看見血淋淋的畫面,每天在惡夢中醒來,陪著他的,只有被淚水、汗水濕透的枕頭…。 經過通報後,他回到媽媽身旁,但...

謝謝有你們

文/中山大同區少年服務中心學生大熊 從小我的父母離婚,母親沒有聯絡,16歲時父親自我放逐成為遊民,我到台北和阿嬤同住。18歲時因為「自殺防治中心」的轉介,我成為「中山大同區少年服務中心」的個案。社工服務我的過程,有三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。 第一件事情是第一次與社工接觸。101年冬天,我工作完回到家,2位中大社工到家裡找我,邀請我到中心參加活動,想讓我心情好一些。隔幾天社工擔心我不知道怎麼去中...

少年的生命力

文/北區少年服務中心督導億華 孤身面對世界的他 「他很難親近喔,會談時都不理人。」 「你別被他的刺青、光頭嚇到,他不壞啦!」 「這已經是第二個安置機構,如果他再出事,就沒有地方可以收留他了……。」 第一次和小鐘見面,是在安置機構的會談室,他靜靜地,像大理石雕像般坐著,眼中的漠然,透著生人勿近的防衛。從前一個社工手中接下他的案子時,聽聞了很多小鐘的傳聞,對映...

​我們是一群夜行者

文/中山大同少年服務中心社工李書萱 網咖、撞球、二手菸 「少年服務中心」有一個特別卻鮮為人知的工作──「外展」。為什麼很少人知道呢?因為「外展」通常在我們下班後行動,可能到夜間9、10點,也有跨夜深宵的時候。它不像「營隊活動」在幾天中就可以看見少年們的成長與向心力,也不像「帶團體」可以把少年凝聚後培養能力;在外展中,我們需要想各種方法,去接觸夜不歸宿的青少年。可能是到公園陪遊蕩的少年玩遊戲...

Focus「Right」

文/研發督導佩潔 青少年就業困境2大因素 2018年國內15~24歲之青少年失業率為11.54%,長年維持在總體失業率的3倍以上,而15歲以上的臺灣青少年尋找職業遭遇之困難,以「勞動市場風險」(待遇、環境不佳佔34.64%)與「生涯發展困境」(學非所用佔29.35%、找不到想做的工作佔27.19%)是青年主動離職的2大主因。 在數位時代所需的工作職能正在不斷地更新,但是青少年卻沒有取得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