勵友點滴

現在位置:

​不被打擾的幸福

每次視訊時間要結束,社工提醒點點時間到時,她都會用童稚的聲音說:「可是我還沒講完耶!」看著點點水汪汪的大眼,任誰都會捨不得掛電話。六歲的點點在對一切事物都還矇矇懂懂時,就知道爸爸、媽媽每天都要出去工作,無法時常照顧她、陪伴她,唯一的哥哥也因故進了機構,沒有機會和她一起成長。 社工剛接觸點點時她才幼兒園,是非常需要陪伴的年紀,但有時媽媽下班後也會需要休息與個人空間,比較沒有辦法照顧到點點下...

我們看見的是「逃避問題的少年」 還是「被忽略的成長路」?

默默是一位喜歡追星的少年,一談起偶像,他就有說不完的話題與笑容。而我之所以叫他「默默」,是因為每當他面對家人、學校、工作和自己的狀態,他就會退縮,把自己隱形在人群中。有次我陪翹班多日的他去向店家道歉,結果默默居然愣在一旁,不會道歉,也不會爭取回去上班的機會,於是店家把我和默默一起罵了一頓……。   比處理問題,更重要的價值 那次的經驗,我觀察到默默周遭的...

困境中的照顧者│躲在黑暗衣櫥中的小女孩

文/中山大同區兒少保護暨家庭服務中心 社工張簡琇琄 沒有笑容、嚴肅、女強人, 是妳給我的第一印象。 一路的陪伴、更深的對談, 妳終於願意讓我看見, 那被妳深藏在衣櫥裡的小女孩。 成長的記憶,是一句:爹娘不愛的孩子。 婚後的回憶,是一段:被孩子父親拋棄的傷。 30多歲的妳,一個人帶著體弱多病的孩子, 為此辭去工作,沒日沒夜的呵護。 壓力、辛苦,以及過往不順遂的記憶, ...

親子相處困境 │ 什麼是​幸福的模樣?

文/中山大同區兒少保護暨家庭服務中心 社工意涵 「對阿,我臉上的是巴掌印。痛嗎?不知道,我已經習慣了。反正在家裡,不管我做什麼都會被罵、被打,好像從未做對過任何事。我知道媽媽一個人養大我們三個孩子很辛苦,但自從哥哥們開始會賺錢,剩我一個『吃白米』的,我好像成了這個家的罪人,有什麼氣都更加倍的往我身上出……。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不然,為什麼每當我在學校受傷,媽媽從來...

需要幫助的孩子 │ 孩子沒有洗澡,學校、家人卻沒有發現...

文/大橋兒少據點 社工劉俊宏 光腳阿勛 小學四年級的阿勛,剛到「兒少據點」時,因為不太喜歡穿襪子,衣服常皺皺髒髒的,身上時不時冒出濃厚的體味,很多孩子都害怕靠近他。阿勛雖然知道自己身上「好像有一點味道」,但強烈的自尊心讓他始終不願意面對這件事。社工察覺後,募集了一批可以供阿勛換穿的衣物,一遍又一遍的帶著阿勛洗洗腳丫子、教導他動手清洗衣物、晾乾,避免讓身上產生異味。為此,阿勛和社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