勵友點滴

現在位置:

​那男孩內心的痛

文/大橋兒少據點社工家琳 衝突   「老師!他們在打架!」小安氣喘吁吁地跑進據點,大聲地告訴社工。當社工衝近球場,謙謙正架著小翰,而小翰持續出拳往謙謙的肚子打;即使被拉開,小翰仍不死心地不斷對謙謙罵著難聽的字眼,直到另一名社工將小翰帶離現場。   獨自站在籃球場上的謙謙,儘管靠著較高壯的身材將小翰架住,腹部仍隱隱作痛,臉頰漲紅著,眼淚也不自覺地掉下...

撞球王阿翰的故事

文/大橋兒少據點社工俊宏 被體制放逐 阿翰打小就不喜歡念書,痛恨程度之高已難以用文字形容;尤其是當他遇上嚴格點的老師……那糟了!老師越是叫他往東,他就越是要往西!就是想要挑戰權威、挑戰體制。所以他總是一而再,再而三地被責難、被懲處。桀敖不馴的他,越是被標籤就越生氣,而越生氣就越是依然故我。始終不願意配合的結果,就是剛上國中沒多久後,他就被轉進了體育班,理由是...

​陪我、伴我

她有深深的近視,但她笑得比誰都溫暖   小亭,是個有點肉肉的女生。被嚇到時會尖叫,開心時會尖笑,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時會據理力爭,小亭是個很真的女孩。   小亭有三個姊妹,靠著媽媽微薄的清潔工收入生活。她和妹妹都有副厚厚的眼鏡,因為小亭的家晚上是不能夠開燈的,她們寫作業的夥伴是盞微小的夜燈,所以小亭和妹妹還在發育的眼睛,有一千度以上的近視。  &...

​與他同行

文/中大少年服務中心社工薄荷 新聞上的背影 「他就是會追著小屁孩到處跑,都不會放棄的社工啦!」這是這兩年,阿況每次介紹我給他的兄弟或新女友認識的時候一定會說的話。 兩年前,我剛認識阿況三個月,「唉……我最近都聯絡不到阿況,有點擔心……」看著已讀不回的訊息欄,正準備打通電話給他,畫面上卻突然跳出令人震驚的新聞訊息:「幾位少年於新北市殺...

你很特別:弱勢兒少服務營隊 ─ 行前篇

我才不要跟他擁抱 服務營隊行前的戲劇彩排中,2個男孩卻大打出手……。 社工的叫喊中,男孩們不情願的停手,眼睛仍大大的瞪著彼此。 「可以告訴我你們打架的原因嗎?」社工問。 「是他說我白癡!」小傑大聲的吼。 「是他先說的!」小帛馬上回到。 「是他!」「是他!」「是他……」 話題陷入無限循環的相互指責,所有事情因此而停擺,社工請2人先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