勵友點滴

現在位置:

在網路中尋找真愛的女孩

文/新北市兒少性剝削安置輔導服務中心社工靜瑩 104年6月寶妹成為中心「性剝削安置」的孩子。寶妹的母親罹患重度精神疾病,父親一個人承擔了一家四口的經濟壓力,為了糊口而忙碌,每天早出晚歸。身為長姐的寶妹,被寄託了分攤照顧母親和年幼弟弟的責任,但父親並不知道,寶妹的認知能力發展上較一般孩子緩慢,更無人察覺寶妹需要被關愛的渴望。跟不上無力挽救的課業、同學的霸凌、母親不定時炸彈般的情緒&hellip...

謝謝孩子們給我的功課

文/新北市兒少性剝削安置輔導服務中心生輔組長杏芝 馬太福音25:35-40 「因為我餓了,你們給我吃;渴了,你們給我喝;我做客旅,你們留我住;我赤身露體,你們給我穿;我病了,你們看顧我;我在監裡,你們來看我。義人就回答說:『主啊,我們什麼時候見你餓了給你吃,渴了給你喝?什麼時候見你做客旅留你住,或是赤身露體給你穿?又什麼時候見你病了或是在監裡,來看你呢?』王要回答說:『我實在告訴你們:這些...

支持困頓少年走向青年:社福政策與社會工作最缺乏的一塊

文/主任督導宏信 18歲的界線 當社福機構服務的青少年年滿十八歲,就開始步入一個尷尬的階段。《少年事件處理法》與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》裡頭所規範的少年年齡範圍都是12-18歲,這意味著青少年社會福利服務被法律畫了一道界線。這道界線對於實務工作是一個妨礙,我們服務的青少年在跨過18歲這道法律界線的時候,他的「生活狀態」、「心智狀態」未必就此成長或改變;但是因為法律的限制,一些服務往往...

當霸凌遇上單純

文/新北市兒少性侵害保護服務中心社工巧涵 聽著她的回答,我的心針扎般地疼著 有先天性障礙的小洛告訴我,因為外觀,她從國小一年級就被校園霸凌到現在,對學校的記憶,是被拳打腳踢、被罵三字經,和被弄亂的桌椅……。或許是長年被同學不當對待的無助感,小洛漸漸覺得把難受的情緒告訴家人也沒有意義,因為還是會被欺負。 「反正已經習慣了。」她說。 我屏著氣,堅定地告訴她:「被霸凌...

謝謝有你們

文/中山大同區少年服務中心學生大熊 從小我的父母離婚,母親沒有聯絡,16歲時父親自我放逐成為遊民,我到台北和阿嬤同住。18歲時因為「自殺防治中心」的轉介,我成為「中山大同區少年服務中心」的個案。社工服務我的過程,有三件事情讓我印象深刻。 第一件事情是第一次與社工接觸。101年冬天,我工作完回到家,2位中大社工到家裡找我,邀請我到中心參加活動,想讓我心情好一些。隔幾天社工擔心我不知道怎麼去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