捐款專案

現在位置:

讓聲音,完整聽見

撕裂的黑洞 據衛福部2020上半年統計,性侵害通報案件共9,374件次。 平均每30分鐘就有1件性侵害通報案例。 超過67%的被害者是18歲以下的孩童。 創傷困境 被侵害的孩子,面對司法程序有許多的困境! 最常被挑戰的是『證詞的可信度』:因為年紀小,記憶力的建構尚未成熟,需要更友善的環境才能完整的表達;也有可能因爲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」而產生「認知障礙」──無法完整訴說細節和全貌...

伴我同行 好好長大

10歲的晴晴,低著頭走過來,聲音啞啞的問社工:「你可以陪我去看醫生嗎?」原來晴晴已經不舒服好多天,卻一直瞞著大人,希望爸爸不要為看病的費用煩惱。 晴晴的爸爸,靠著深夜擺攤,獨自拉拔2姊妹。雖然生活很辛苦,但爸爸非常疼愛孩子們,一旦有不錯的收入,就馬上給孩子們買衣服包包、給零用錢,希望彌補倆姊妹總是獨自看家的孤單。但更多時候,一整晚沒生意,「吃泡麵」或「餓著」,才是一家三口的日常。入冬後,爸爸...

找尋【勵友之友】與勵友一同 看顧最弱小的一位

睡在紙箱上的女孩…… 晚上9點,從勵友的據點下課後, 要走一條長長又沒有路燈的巷子, 才能回到我的家。 門沒有鎖,任何人都可以進的來, 家裡沒有床、桌子、只有很多的紙箱, 這些紙箱就是我、爸爸、奶奶和狗狗的床……   挺著肚子在夜市洗碗的國中生…… 8歲那...

撐住他們,在少年墜落以前

大男孩哽著哭聲,想逞強卻紅了眼眶:「其實我最近壓力很大,在學校跟不上進度,老師罰我留校。回到家跟家人的互動都是被罵,說我很笨、很沒用。你們知不知道這個感受真的很痛苦……。」 在他身旁的大孩子們,紛紛談起自己曾經歷過的挫折,以及跟家人溝通的不容易;青少年意氣相挺的安慰,聽起來可能不夠溫暖,卻包含著對彼此的在乎與關心。這大概就是「好Young少年創意基地」存在的意義吧...

用愛阻止下一個遺憾

回家的這條路,就像小茹頭上的撕裂傷、脖子上的刀傷、身體多處的瘀青,坑坑疤疤的、斷斷裂裂地一點都不好走!任誰都看不見路的盡頭會有一個家。    四歲開始,反覆被家暴的小茹待過一個又一個寄養家庭及安置機構,連至親的媽媽都成為傷害她的人,更何況這些暫時的照顧者,根本沒有辦法幫小茹建立一絲絲對人的信任。她心裡凍結的憤怒,不知道該如何發洩,兩眼空洞,面無表情的小茹,大家都說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