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/新興兒少關懷據點 專案經理 高佳林

遇見刺蝟

「在監獄啦!」他高亢地回應我,我看著我旁邊驚恐的社工。
從安排課程、開課的工作,進而踏入第一線與孩子們接觸的「兒少據點」,一切看似美好,實際上卻是一隻又一隻的刺蝟;在他們可愛的外表下,一觸即發的利刺,強烈地捍衛著自己。
我從來沒想過,自己會在服務的第一個禮拜情緒崩盤……。滿腹的憤怒隨時拉警報,已經嚴重影響我的平常心──即使我清楚當服務的心偏了,將很難理性陪伴。
「小虹,請你下來!」當我拉高了分貝提醒第三次,他總會回以更高亢、更理直氣壯的語氣:「我就要下來了咩!在你喊之前我就要下來了!是你還在那喊!」然後甩頭就走。一次又一次碰撞,被激起的不是美麗火花,而是我瀕臨失控的情緒。「你要不要先去別的據點調適心情呢?」在忍耐的頂點,我找了一個出口宣洩後,得到了建議。但我拒絕了,因為知道不論去哪裡喘息,繞了一圈後還是得正面「總是這樣回應的他」與「爆炸的我」。

堅強卻柔軟

了解小虹的背景後,原來,他正深深地被過去的經歷影響著,所以他比同齡的孩子懂得察言觀色,遇到不利的事就立刻豎起又尖又利的刺來捍衛自己,避免被責罵。如此的幼時過往,對我來說似乎抹上一層又一層的想像色彩,不鮮豔卻沉重。這枚強大的震撼彈,輕而易舉地打破了我對現代家庭的想像。
我開始觀察、模仿社工面對小虹各樣狀況的相處與處理方式,不斷地嘗試調整自己與他相處的步調,大約一個月後,小虹第一次主動牽起了我的手。那是在外出活動回據點的路上,不是依賴、不是撒嬌,也沒有任何目的,就這樣順其自然地牽起,偶爾好奇地轉轉我手上的戒指。這是一種信任嗎?是認同嗎?我不確定,但我肯定我們正朝著好的方向,慢慢地、一點一滴地前進。
逐漸地,小虹開始會面對自己的錯,不再用強硬、顛倒黑白的態度來辯解或維護自己。而且我發現小虹有個很可愛的地方,那就是:如何分辨他的行為是故意還是不小心?答案是嚎啕大哭。當他不是故意弄到別人卻被攻擊時,會哭得超級委屈、超級大聲,似發出訊號向我們求救。每每遇到這樣的他,總會覺得又好笑、又不捨;或許,這才是在這樣的年紀該有的簡單與純真吧!
這一路上的陪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簡單卻也困難;雖然沒能從刺蝟變成小白兔,但我們看見孩子漸漸學會善用自己背上的刺,使他變地堅硬,卻柔軟!

 

兒虐,不只是管教失當造成孩子身體的傷害

很多孩子,身上沒有傷口,卻長期被疏忽照護、目睹家暴、精神虐待、被遺棄……,導致嚴重的身心創傷。
邀請您,為「受創兒少」存下「平安長大基金」,幫助身處破碎、風暴中的孩子們,平安長大!

>>>「童心同行 一同長大」<<<


出處:台北市基督教勵友中心 >
文章網址:http://gfm.org.tw/cht/index.php?act=article&code=print&ID=&ids=11&date_start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