勵友點滴

現在位置:

衝突過後的雨過天晴

社工就應該是很有愛心、很溫柔?

       每每在買東西、路上,跟一些銷售員、櫃姊等人聊天問到我在從事何種行業,當他們聽到「社工」,第一句話通常都是「你好有愛心喔」「你一定很溫柔」「你脾氣一定很好」等等。對社工來說,衝突、吵架等詞彙,好像不太適合套用在我們身上。

社工也是人,也是有情緒的
       但事實上,我們也是人,怎麼可能沒有情緒,怎麼可能永遠保持笑容。我的兩份工作,一份在113保護專線、一份就是在勵友中心;兩份工作,要面對不理性的受暴者、情緒暴走的加害人、喝醉酒來性騷擾的人、還有大家口中的大小屁孩,當然還有行政的工作壓力。面對以上種種,怎麼可能沒有壓力和情緒。

衝突,不只一兩次

       是的,不避諱的,我在勵友工作將近兩年的時間,也與孩子們起了大大小小的衝突。記得剛到機構時,我對於課輔的要求比較嚴格,小惠平時是比較大剌剌,甚至說難聽點就是天兵不會看臉色的學生,比較難去遵守要求。有一次我忘了什麼原因,我要求小惠寫100字的反省心得,他仍沒感受到我已怒氣衝天,還痞痞的說『寫就寫阿』!所以我狠下心,告訴他如果明天沒交出來,就會不斷累加上去,100字變200字,200字變400字;那時小惠覺得我在開玩笑,直到累加到1600字,他開始感受到我來真的,於是就不來機構了。老實說,我是個小氣社工,我發動其他學生的力量,硬是讓他來機構面對這件事。想當然爾,他完全不想寫,所以書寫的內容不外乎是罵我嚴格,覺得我針對他等等的。我等他寫了大概半頁作文紙,就告訴他可以不用寫了,因為他仍沒有覺得自己犯錯。

       我慢慢和他溝通為什麼對他嚴格的理由,還有他做了哪些事情所以才會被我懲罰,若他不期待有人這樣管他、限制他,從今天開始,我將不再插手他任何事情,他的功課、訂餐或遇到困難,都可以找其他社工協助……,說到這,小惠已經開始啜泣。我覺得,據點的孩子可愛就在這,他們平時較少人會去管他們的功課、生活習慣,久而久之也習慣了無人約束的生活,但當有人願意花時間且投注心力去管教他們,雖然他們會反彈,但其實心底最深處仍是渴望這樣的關心。最後小惠告訴我,他仍期待我可以繼續管教他,並且承諾會慢慢改變去遵守規則,就這樣,快兩年了,雖然因打工的關係他已經比較少來機構,但仍偶爾會跟我聯絡,且願意跟我討論學校和打工發生的種種問題。

       印象深刻的大衝突,發生在去年寒假結束,小志說話有誇大、說謊的習慣,當時新學期剛開始,他信誓旦旦的說想參加機構的課後輔導。其實我知道已經國中的他在放學後可能會想要打球等等,不會這麼早到機構,所以沒有強迫他一定要參加,但當他表明想參加的意願,我和他做了約定:一定要「準時」到機構寫功課。但一、兩週過了,他幾乎每天打電話來說因被老師留下,或學校有什麼活動而無法趕到;直到有一天,我在跟另一名學生聊天時,看到他下課打電話給其他學生約打球,才知道小志放學幾乎都在學校打球,鮮少被老師留校。而小志聽到我就在學生旁邊,結束電話後立刻打到機構表示他被老師留校要請假。

       我相當的生氣,在電話中臭罵了小志,後來又跟小志的阿嬤說了小志有說謊的行為,請阿嬤多留意他放學後的行蹤。但阿嬤認為孫子不會有這樣的行為,覺得我不應該聽從其他學生耳語就誤會小志;被阿嬤責備完後,小志傳了訊息表示再也不來機構,且要跟我當陌生人,互不相欠。還是一樣,我是小氣社工,當天我就直接封鎖了小志各種聯絡我的訊息,並把他從據點FB社團退出。半年過去了,暑假小志經常到機構附近的空地閒晃,我當然有看到他,但仍舊遵照他說的『陌生人』形式,我完全當沒看到,直到暑假快結束,小志終於受不了這樣的關係,透過其他學生聯絡到我,並到機構很誠懇的道歉。小志現在如何了呢?他已經回來機構繼續參與活動跟課程,在這樣的衝突過後,他也稍稍收斂了之前的行為,但當然還是會有讓大家覺得白目的時候,但這就是我們據點的學生。
 

衝突過後的雨過天晴

        據點就像是一個特大的家庭,社工和學生會有衝突也有磨合期,但不變的是彼此的關心和在乎;我們希望學生能越來越好、希望他們在每次的受傷後會有更多的成長。而社工一樣是人、有情緒、會跟人衝突。有時,確實我也怕衝突,但重要的是,衝突後的崩壞,有時會讓我跟孩子們再重建出更美好的關係,孩子們也會有所學習並改變。